三峽宜昌庫區:文化資源保護困境與建議

0



譚雪霏

習近平總書記在《推動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臺階》講話中強調,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保護生態環境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根基,生態環境變化直接影響文明興衰演替。生態建設的實質是通過努力去再建和諧的生態系統。當前中國正處于生態建設的關鍵時期,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一個從文化的視角實現和諧生態的政策空間。從文化生態視域來探討三峽宜昌庫區文化資源保護的困境與發展,系統梳理文化與生態的關系, 對于區域生態文明建設有著積極的現實價值。

三峽宜昌庫區文化資源現狀

長江三峽(簡稱“三峽”)原本是一個以峽江地區為界限的地域概念,但在不同的語境中具有不同的內涵解讀,也形成不同的文化內涵。從地理的角度,現在約定俗成的三峽是指長江流經重慶奉節縣的白帝城至湖北宜昌市的南津關中間一段峽江,由瞿塘峽、巫峽、西陵峽組成,全長約192公里。楊守敬在《江水注》中按云:“此云廣溪峽為三峽之首,下云江水東逕巫峽, 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又云,江水東逕西陵峽, 所謂三峽,此其一也。是酈氏以廣溪、巫峽、西陵為三峽。”除了傳統地理學意義上的三峽,廣義的大三峽地區包括重慶市和湖北宜昌市、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以及神農架林區。大三峽文化是在這個自然地理環境相似、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相當的地域系統中形成的具有趨同性的文化體系。

三峽庫區則是具體被三峽工程擴大的工程空間、生態空間和地緣區域,是三峽水庫的主流水系和庫內呈輻射狀的支流涉及地區。三峽庫區是受到三峽工程影響最直接、最深遠的區域,也是研究三峽文化的核心區域。三峽宜昌庫區具體包含隸屬于宜昌市的三個縣興山縣、秭歸縣、宜昌縣,其中宜昌縣2001 年7月被撤銷設立為宜昌市夷陵區。從興山、秭歸再至夷陵,長江水路出西陵峽而化險為夷,自西往東高山漸變丘陵。其中興山縣、秭歸縣以及夷陵區北部和西部處于山地, 興山縣是宜昌市海拔最高點。這里長期地僻而貧,環境封閉,獨特的峽江風貌形成了獨特的文化,其物質文化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和文獻遺產最具代表性。

1.三峽宜昌庫區文化遺產數量多,整體水平較高。它顯示了巴楚文化濃郁的歷史氛圍和樸實的民俗風貌,其產生大多與“山”、“江”有關,是自然景觀、歷史文化與現代人文景觀組成的多元文化。作為代表性文化資源,此區域有黃陵廟、鳳凰山古建筑群、楊家灣老屋、李來亨抗清遺址等4項入選國家級文物重點保護單位;以屈原端午節風俗作為重要內容的中國端午節節日文化入選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王昭君傳說、興山民歌、下堡坪故事、宜昌絲竹、長江峽江號子、薅草鑼鼓、屈原傳說等7項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并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5 名。此外, 該區域還擁有兩個省級文化生態保護區——秭歸文化生態保護區、夷陵文化生態保護區,22處省級文物重點保護單位,9項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2.三峽宜昌庫區文化遺產類型相對集中,風貌相對保存完整。三峽宜昌庫區文化在古代建筑、民間音樂、民間文學等方面具備很高的水平。26處省級以上文物重點保護單位中14處為古代建筑,17項省級以上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11項是民間音樂等表演藝術類文化資源。受限于山高林密、溝深谷幽、山多土稀的自然環境,長期以來此地區手工業和商業并不發達。各類型文化資源發展不均,高水平的文化資源都集中在民間音樂、民間文學等方面,傳統知識技藝資源相對缺乏。同時由于交通不便、農業發展緩慢,文化遺產的原初形態反而相對保存較好。興山民歌被譽為巴楚古音樂活化石,證明了我國傳統音樂頑強的生命力和穩定的遺傳性,其特性三度體系還佐證了曾侯乙編鐘的音律,促進了生律法的探索。

3.三峽宜昌庫區文化遺產具有同構相似的集聚特點。這體現在聯合申報的文化遺產中,峽江號子就包括秭歸縣、宜昌市夷陵區、宜昌市伍家區,順江而歌,與長江流勢相合;薅草鑼鼓則包括宜昌市夷陵區、秭歸縣、宜都市、五峰縣、長陽縣、興山縣,沿山而傳,與其田歌本質相呼應。不同類型的文化遺產之間更存在一種內在的文化邏輯聯系,具有交叉性,相互影響。興山民歌的保存主要依賴于薅草鑼鼓,薅草鑼鼓興則民歌興,沒有薅草鑼鼓就沒有興山民歌。秭歸建東花鼓戲的正腔從皮影戲中化用, 小調則來源于夷陵地花鼓,興山踩堂戲由皮影戲和花鼓子演化而來, 各類型之間互相吸收、交叉影響。這種交叉性還體現在非遺傳承人自身,劉德方是下堡坪故事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人,但他早期就是一個皮影戲藝人。所以除了講故事,他會唱五句子歌、薅草鑼鼓, 喪鼓歌詞、皮影戲文也是張口就來。除了《野山笑林》等故事集, 其傳唱的三峽情歌《郎啊姐》、皮影戲《皮影之戀》都是三峽民間文學的瑰寶。

4.三峽宜昌庫區一些新的文化資源值得關注。隨著2018年中國第一批工業遺產名錄的公布,我國對于工業遺產的保護進入了真正的實踐保護階段。承認其文化價值,是文化資源理念的一次發展。以三峽大壩為代表的三峽水利工程是當代工程文化不能忽視的一頁。三峽大壩是中國最大的水利工程,有20 多項經濟技術指標名列“世界之最”,是中國水利技術的巔峰。宜昌地區襟山帶水,輻揍四方,長江及其支流清江穿境而過,國家在此地興建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葛洲壩水利樞紐工程、清江隔河巖水利樞紐工程、高壩州水利樞紐工程和水布埡水利樞紐工程,形成了以三峽工程為代表的中國水利文化。如果說工程文化是對工業歷史的一種回顧,那么關注保存的任何介質的珍貴文件以及系統記錄的文獻遺產則更是面向未來的思考。作為目前我國規模最大、涉及范圍最廣、參與人數最多的文物保護規劃,對于三峽文物的保護和搶救也催生了《大三峽》等系列記錄性文獻與影像資源的產生。從語言、文字到二維的形象、場景發展到三維的立體影像,是三峽到三峽工程的重要史料。

文化資源保護困境與原因

文化生態系統的平衡就在于某一種文化資源與周圍環境的相互關系以及不同文化資源在特定文化環境下相互作用形成的關系的良好。文化資源與其所處的文化生態系統的關系形成了區域文化資源的特性,它既是每一種文化資源各自的特性,也是各種文化資源區域內相互作用形成的關系。在文化生態系統中,每一種文化資源都擁有自己的地位,占據一定的空間、發揮一定的作用。文化資源保護的困境則在于當外來的沖擊或干擾超越了 “生態閥值”的這個限度,文化生態系統就會失衡。

1.文化資源保護困境

原真性向景點化的轉變。由于物質文化遺產基本上是不可再生的資源,所以保證其物質形體資源的原真性就顯得尤為重要。原真性首先是對實物的“本體真實”,其次是強調環境的“真實”。由于三峽工程的興建、水位的提升,搬遷復建是該地區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面臨的主要問題。從2000年到2010年, 秭歸縣內24棟古建筑陸續遷建到鳳凰山構成景區,古建筑群發揮資源比較優勢、打造文物景觀,成為三峽庫區最大的文化遺產保護基地和屈原文化展示平臺。一方面從建筑單體而言,遷建工作堅持“修舊如舊”,從建筑形制、建筑結構、建筑材料到工藝技術最大限度保證了資源自身的實體真實。另一方面, 受限于地形條件,搬遷保護的單體之間的聚落方式、環境構成不能維持原狀,古民居定位為觀賞、參觀用途,失去了內部應有的功能活動的相應支撐。牌坊、古橋、溪流、青石路相得益彰的古城生活消失, 古民居之間溝渠相連的排水工程, 圍繞江瀆廟以天人合一之意進行的房屋分布都被景區統一的功能規劃所代替,生活變為展示、實用變為觀賞。只有物質形體本征,缺少環境文化內涵,應有功能活動的相應支撐缺失,很容易使單體的保護流于形式。

活態性向靜止化的轉變。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以人為本的活態文化,它的傳遞更多需要在表現過程中體現傳承,包含著保存文化要素與保護文化生命力兩個層次。保存要素首先就要保護、挖掘其蘊涵的文化基因,這些文化基因映射出不同民族的精神信仰、審美意蘊、價值取向、生活方式等,但在實際保護中常常發生圈隔固守、采集保存等簡單化的處理方式。劃龍船本是屈鄉民眾自古沿襲的端午節群眾性自發活動,有著特定的程式和技藝。“斗舸紅旗滿急湍,船窗睡起亦閑看。”(陸游《歸州重五》)近年來劃龍船被體育競技的龍舟競賽所替代,參照國際輕艇總會制定的競速規則,標準化的玻璃鋼材質、

統一的規格設置、固定的人員配置。傳統木制龍舟失去了存在的生活載體,只是偶爾成為端午文化旅游中的一個展示品,存在著在封閉狀態中的程式化呈現的風險。文化生命力的延續與表達也面臨著斷代的靜止化困境。一方面,因生產工具和勞動方式改變等多種因素, 許多產生于農耕時代生活和生產需要的文化已失去其實用性。木船被機動船舶所代替,長江暗礁沒入江底、天塹已成通途,長江峽江號子因實用性消失而后繼乏人。隨著激流險灘中的勞動生活場景的消失, 號子手已沒有機會體驗當年船工們的生活,來自生命體驗的“ 喊” 號子變成了舞臺上的表演。另一方面,因為百萬大移民,庫區群眾要不同程度的拋棄形成并維持很久的地緣、血緣關系及其他社會關系網絡,重新尋找自己的角色定位。社會人口結構的變化造成原有的集體文化認同感消失, 文化生活體系需要重建。適應新興文化的沖擊與堅持本地文脈的傳承、發展環境的脆弱與傳承途徑的單一、文化生命的缺乏和停滯失傳的境地,這都是三峽宜昌庫區文化在社會轉型期所面臨的復雜情勢。統一的規格設置、固定的人員配置。傳統木制龍舟失去了存在的生活載體,只是偶爾成為端午文化旅游中的一個展示品,存在著在封閉狀態中的程式化呈現的風險。文化生命力的延續與表達也面臨著斷代的靜止化困境。一方面,因生產工具和勞動方式改變等多種因素, 許多產生于農耕時代生活和生產需要的文化已失去其實用性。木船被機動船舶所代替,長江暗礁沒入江底、天塹已成通途,長江峽江號子因實用性消失而后繼乏人。隨著激流險灘中的勞動生活場景的消失, 號子手已沒有機會體驗當年船工們的生活,來自生命體驗的“ 喊” 號子變成了舞臺上的表演。另一方面,因為百萬大移民,庫區群眾要不同程度的拋棄形成并維持很久的地緣、血緣關系及其他社會關系網絡,重新尋找自己的角色定位。社會人口結構的變化造成原有的集體文化認同感消失, 文化生活體系需要重建。適應新興文化的沖擊與堅持本地文脈的傳承、發展環境的脆弱與傳承途徑的單一、文化生命的缺乏和停滯失傳的境地,這都是三峽宜昌庫區文化在社會轉型期所面臨的復雜情勢。

整體性向碎片化的轉變。文化資源脫離了其賴以生存的文化環境,成為孤立的文化碎片。特定的文化生態是文化資源產生的基礎, 是具體的時間和空間耦合的整體性場景。目前文化資源保護工作對單體項目的基本內容、相關器具、基本特征甚至瀕危狀態都有較為詳細的資料記錄和整理,但對其歷史淵源、傳播路徑則較少涉及,對某種類型文化資源的文脈形貌全面性更是描述有限。比如同源的民間音樂就有建東花鼓子、夷陵地花鼓、興山花地鼓、建東花鼓戲; 興山圍鼓、秭歸楊林堂鼓、夷陵樟村坪圍鼓也屬同脈;皮影戲就有秭歸皮影、夷陵分鄉皮影等等,這些文化資源的分類存在著零星分散、聚合性差的現象。龐雜的項目構成有助于厘清區域文化資源的基本情況,然而在實際生活中文化資源分布的區域橫跨行政區縣的情況非常多,文化資源的全貌更需要整體性把握。在歷史的行政區域設置中,興山與秭歸、巴東、夷陵(今宜昌)等地本身就分分合合達十次之多,秭歸與興山更是長期同屬歸州所轄、時分時并。很多文化事項是異世同鄉、異鄉同源,聯系緊密。究竟是具有個性特點的單體項目還是有歷史淵源的區域文化延續, 受限于行政區劃與資源高地的搶奪,易缺乏對文化資源的歷史淵源、傳播路徑的文脈整體把握,也割裂了完整統一的文化空間形態。

2.困境產生的原因

經濟基礎與社會發展的原因。目前,文化資源的大部分在農耕文明時期產生,在工業文明和后工業文明主導的城市化、全球化、現代化浪潮中,它們部分或全部喪失了生存與發展的土壤。與小農經濟密切聯系的文化形式自然衰落。沒有了換工搭伙、互助合作的集體化勞作方式,薅草鑼鼓以及依賴于其的興山民歌面臨消亡。生產產業化極大沖擊了文化的多樣性,手工勞作的豐富性讓位給工業化生產的標準化和高效率,提籃、撮箕、篩子等篾匠技藝逐漸被價格便宜、款式多樣的塑料、不銹鋼的流水線生產所替代。城鎮化的進程加速了對傳統生態環境的消解。農村人口大量流動、農村人才大量流失, “ 人走村空”導致費孝通描述的“文化侵蝕” 現象反復出現。憑借經濟發展的生硬手段,現代城鎮的生活方式強行介入了農村的傳統文化,民間文化在形式上越來越靠近城市的風格,喪失其鄉土性和草根性。大眾傳媒的飛速發展也存在導致社會審美越來越追求單向度和直觀化的弊端。與互聯網人人都可自由參與的全民狂歡相隨的則是虛假信息、垃圾信息的充斥, 藝術的完整性被扼殺。

思想意識的原因。一是價值理念利益化傾向。在三峽宜昌庫區, 文化資源非常豐富但物質財富卻相對貧乏。對文化經濟屬性的強調帶來的是建筑景點化、藝術展演化、民俗產品化。民間信仰因情感的消減而淡化,集體記憶因傳播的稀釋而模糊,之前更依賴于社會倫理意義的運作方式向市場化、產業化發展。二是審美情趣娛樂化傾向。因三峽工程建設造成的移民社會,打破了依賴血緣、姻緣和地緣關系形成的傳統聚落。重建家園的過程中,年輕一代對原居生活的文化反而淡漠,存在著文化傳承“斷崖”的危機,年輕一代與傳統的審美情趣逐漸割裂。三是文化觀念偏狹化傾向。地方保護主義容易造成文脈斷裂,“一畝三分地”的壁壘思想還是普遍存在。峽江號子與川江號子之爭就是如此,用行政區劃代替了文化資源在現實生活中所呈現出的活動邊際。

政策制度的原因。我國還處于文化資源保護與開發的初始階段,政府在文化資源保護與發展過程中起著主導作用。國家層面的框架性立法已經基本實現,但根據不同文化資源制定的具體行為要求相對偏少。尤其是文化工作基層單位縣一級行政區劃的實施條例等政策制定相對薄弱。對于文化資源也缺乏科學評價標準,在管理實際中常常按其所呈現的物化形態單一分類,對生成過程和深層意義并未重視。比如皮影的申報中,皮影戲作為傳統戲劇類申報,皮影制作又作為民間手工技藝申報,人為地將皮影分解為幾個單項。項目的實施也缺乏監管政策落實,對于文化資源的重申報輕保護、重開發輕管理的現象還較為明顯。文化資源的申報程序、制度等體系建設逐漸完善, 但申報成功后的管理、履職與考核辦法卻相對滯后。

三峽宜昌庫區文化資源保護建議

三峽宜昌庫區上承巴蜀、下連湖廣,既是中國歷史上南北文化碰撞融合的重點區域,也是長江流域東西部文化的交匯地帶。三峽超級工程的建設又加速了本地區城鎮化、工業化、現代化的文化異化,具有中國社會在現代化、后現代“三級兩跳”轉型夾縫中的代表性。該地區文化資源比較豐富,但不同類型文化資源的發展現狀不均衡。區域經濟發展緩慢,工業化、現代化程度不高,產業結構正在調整之中。具體而言,該地區內生發展要素要以屈原、昭君、三峽工程等這些壟斷性、地域性的特殊資源為中心,外生外展要素則要以政府為主導、通過政策實現保護,這是屬于典型的政策聚焦模式下資源型區域文化發展模式。

文化資源的“保護”包含著文化資源狀態的記錄、現存文化資源的維護以及現代社會中文化傳承與創新三個層次。通過對文化資源的保護,文化資源與其所處的文化生態達到協調,通過保護實現區域多樣化的文化共生,最終實現文化遺產原真性保護、文化多樣性保持以及文化可持續性發展。從文化生態視角探索文化資源的保護也從文化與環境的關系展開,具體分為兩個層次:一個是文化資源本體,一個是其所處的文化生態環境。

1.基于文化本體特征的文化資源保護

(1)基于文化功能的分區保護。開展遵循城鄉功能差異、發展規劃的文化分區保護,積極發揮城鎮在文化引領、技術支持、管理制度上的優勢,最大限度保存與維護文化資源。可使城鎮化程度較高的夷陵區成為區域文化的信息中心,充分發揮其公共服務職能, 成為區域文化的網絡中心。資源豐富、特色鮮明,文化原初形態維持較好但經濟上欠發達的山區縣興山、秭歸,實施分而治之的典型保護。通過對典型項目、傳承基地的授予和扶持,以點帶面,擴大民間文化影響。

( 2 ) 基于文化特征的分類保護。物質文化遺產強調的是以“物”見文,以遺址遺物為代表的物質“資源”元素是其根本。通過展示性的保護與開發,可更好發揮其作為文化符號所具有的真確性獨特價值。博物館展示是可移動物質資源很好的展示途徑,文化遺產與旅游結合的文化旅游則是古建筑、遺址保護與經濟發展深度融合的有效途徑。非物質文化遺產強調以“人”見文,以人為本的活態保護是其核心,體驗式的保護更適合傳播與傳承。這既包括傳統的工作坊式參與,舞臺實景沉浸式體驗, 更包括與旅游開發結合的體驗式旅游。

(3)基于文化發展的分層保護。目前的生態環境已脫離純粹的自然環境,是經過長期歷史沉淀延續下來的次生生態環境。生態層次是文化現象在社會發展中“適者生存”的生態法則的體現,分為原生態和次生態、新生態兩種衍生態。處于原生態的文化內容目前基本已經不具備生存土壤和條件,應以記錄的保存性保護為主,強調對于某一項文化資源記錄的深度和廣度。處于次生態的文化內容在特定的環境中還可勉強流傳,應以引導性保護為主, 增強吸引力,引導民眾進行文化認同。處于新生態的文化內容包含著適合時代發展的元素,在現實生活中依然具備生命活力,應以開發性保護為主,實現保護與利用的良性互動。

2.基于文化系統的文化資源保護

( 1 ) 基于社會經濟發展的環境保護。文化資源保護與社會發展相結合,將歷史文化名鎮建設、民族民間文化生態保護村建設與文化資源保護相結合。深化“一鄉一品”、一地一特,打造一批文化品牌,由點成線、匯聚成網,突出“峽江”特色、用好“屈原”、“昭君”名人文化, 進行產業升級開發。將文化資源保護與文化旅游、文化產業開發相結合。結合文化發展的客觀規律,遵循民族審美和價值取向, 立足文化資源的特性,以展示和體驗文化內涵為主題。逐步從Culture+Tour的傳統模式發展為Culture+Techology一源多用,用科技手段豐富利用形式、提高文化產品開發程度,在有效保護文化資源、實現經濟效益的同時突顯其人文精神和人文價值。

(2)基于機制體制的保護制度體系。建立專門的保護機構、有效的組織管理體系和相應的監督制度。從制度層面,明確各級政府、各相關主體在文化資源管理上的權、責、利,明確職責、分工協作。通過提升歷史文化意識,準確定位以歷史文化為基點的區域功能,建立與之相適應的橫向聯合和縱向聯動的保護利用機制。統籌運用政府專項資金, 拓寬資金渠道。搶抓鄂西文化生態旅游圈、對口支援、長江經濟帶開放開發戰略調整等歷史機遇, 形成以政府為主導, 非政府組織、社會團體、慈善機構和個人(志愿者)等多元主體參與的保護機制。

(3)基于文化自覺的保護保障體系。重視現代技術,加大宣傳。在“宜昌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數據庫” 基礎上, 豐富擴容設置宜昌地區文化資源數據庫, 為文化資源保護提供良好的信息環境。加強基礎投入, 營造良好氛圍。以宜昌創建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范區為抓手,以文惠民、推進創新、增強活力。借助專業機構, 教育引導。特別是充分發揮本土三峽大學、炎黃文化研究會等大專院校和科研機構中專家學者們的作用, 擴大培訓積極培養文化資源保護與開發的專業人才。鼓勵編寫鄉土教材, 文化“ 進校園、進教材、進課堂”,通過基礎教育傳授、普及、傳播文化,在體驗中增強文化認同。

作者單位:華中師范大學國家文化產業中心/中南民族大學人事處

評論被關閉。

彩票销售代表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