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山”理論誕生與踐行

0

張國云

青山蒼翠,綠水仙蹤。

初冬時節,隨作家采風團,我們沿著逶迤山道,來到浙北山區的安吉縣余村,這里三面環山,山巖森列, 竹海碧波,溪水潺潺。

遠眺村口矗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刻有2005年8月15日習近平同志到余村說的一句話: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作為習近平總書記“兩山”理論的發源地和誕生地,余村這一名不經傳的江南山村,已經走上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新路子, 成為中國美麗鄉村的踐行地和“模范生”。

迎著習語的光芒,我們發現余村怎么可以這么美麗 !只見漫山遍野, 層林盡染,白茶花香,杏葉金黃,竹林悠悠。

感受習語的溫暖,我們發覺余村怎么可以這么燦爛 !只見四季常在, 有春嬌媚,有夏熾烈,有秋豐碩,有冬靜美。

我們不知道什么叫“真理只有一個”,就是這一樸實無華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已經把整個余村變得天更藍,水更清,山更綠,呼吸更清新。

我們不知道什么叫“養在深山人未識”,通過學思踐悟,本來我們在這里想尋找一縷春風,沒想到余村卻給了我們整個春天的故事——

綠水逶迤去,青山相向開。

我們這才知道,“兩山”理論自信來自于高遠的歷史站位,宏大的戰略格局,深邃的思想洞察。

大家知道,隨著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向縱深推進,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保護之間的平衡問題逐漸成為了中國發展的時代之問。

正是余村經濟轉型的“小切口” 投射出了時代前行的“大問題”,才引發了“兩山”理論的歷史性出場。

這天,在余村這一大山深處, 我們發現只有尊重自然,才會根植大地。因為翻開人類文明史,也是一部人與自然的關系史。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

記得一百多年前,恩格斯曾向人類提出:“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人類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對我們進行報復。每一次勝利,起初確實取得了我們預期的結果,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卻發生完全不同的、出乎預料的影響, 常常把最初的結果又消除了。”

一百多年之后,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來浙工作,發現改革開放以來,浙江GDP年均增長在兩位數以上,大大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從一個資源小省變成了經濟大省。但隨著巨大的財富和榮耀的產生,也更早感受到了生態與環境的壓力。

惡化的大氣污染,如何打贏“藍天保衛戰”,迫切需要我們解決“一口氣”問題。

身在水鄉無水吃的窘迫,如何做好流域環境和近岸海域綜合治理,倒逼我們解決“一口水”問題。

嚴重的土壤污染,如何加強農業面源污染防治,亟待我們解決“一口飯”問題。

正當污染這個無處不在的魔影, 侵襲著以民營經濟為主體的浙江大地,剛來浙工作的習近平,以壯士斷腕的決心、背水一戰的氣概,沖破思想觀念的束縛,突破利益固化的籓籬。

在余村,當我們認真聆聽了習近平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影像記錄后,一下明白了“兩山”理論,不是權宜之計,而是習近平總書記通過偉大的實踐,得出的偉大經驗總結。

為此,我后來還專門跑到浙江省檔案局,查閱有關資料,又有了驚人的發現:

2002年11月1日,西子湖畔,省政府常務會議。主持會議的是剛來浙江不到一個月的代省長習近平。審議《浙江省大氣污染防治條例(草案)》時,他的一番總結講話,讓大家為之一振,豁然開朗。

習近平說,治理大氣污染,保護生態環境,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標準怎么定都應該,花再大代價也值得。

2002年12月18日,習近平同志主持浙江省委十一屆二次全體(擴大) 會議。他提出,要積極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以建設“綠色浙江”為目標,以建設生態省為主要載體,努力保持人口、資源、環境與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

一個月后,在習近平的直接推動下,浙江正式成為全國生態省建設試點省。

2003年3月18日,《浙江生態省建設規劃綱要》在京通過專家論證。綱要指出:“浙江生態省建設的主要任務是,全面推進生態工業與清潔生產、生態環境治理、生態城鎮建設、農村環境綜合整治等十大重點領域建設,加快建設以循環經濟為核心的生態經濟體系、可持續利用的自然資源保障體系、山川秀美的生態環境體系、人與自然和諧的人口生態體系、科學高效的能力支持保障體系等五大體系。”

2003年7月11日,浙江召開生態省建設動員大會,習近平親自作動員講話,宣示生態省建設要以人與自然和諧為主線,以加快發展為主題,以提高人民生活質量為根本出發點,以體制創新、科技創新和管理創新為動力,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提前基本實現現代化的進程中,堅定不移地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使浙江走上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

習近平說:“建設生態省,是一項事關全局和長遠的戰略任務,是一項宏大的系統工程。”“以最小的資源環境代價謀求經濟、社會最大限度的發展,以最小的社會、經濟成本保護資源和環境,既不為發展而犧牲環境,也不為單純保護而放棄發展, 既創建一流的生態環境和生活質量, 又確保社會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 從而走上一條科技先導型、資源節約型、清潔生產型、生態保護型、循環經濟型的經濟發展之路。”

2003年7月28日,杭州,浙江省人民大會堂。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在省委十一屆四次全會上,明確“綠色浙江”成為“八八戰略”在生態建設方面的重要內容。正式提出: “進一步發揮浙江的生態優勢,創建生態省,打造綠色浙江。”

三個月后,在習近平“踏石留印,抓鐵有痕”要求下,浙江開啟了“811”環境污染整治行動。“8”指的是浙江省八大水系;“11”既是指全省11個設區市,也指當年浙江省政府劃定的區域性、結構性污染特別突出的11個省級環保重點監管區。從此, 在生態文明建設、綠色發展之路上, 浙江闊步前行,大膽探索。

……

這里限于篇幅,我只能列上習近平在省級層面工作的活動,而無法反映他到一個一個縣市的調研,到一家一家有關企業的走訪。但這足以說明習近平到余村提出“兩山”理論, 是經過不斷實踐,高瞻遠矚,統攬全局,深思熟慮,提出的治國理政的偉大新思想。

靈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氳。

我們這才知道,“兩山”理論自信來自于心系人民,植根人民,服務人民。

人們知道,在人類工業化早期, 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保護呈現了一種此消彼長的對立態勢,似乎高效率就等于高環境壓力、大量生產就必然帶來大量廢棄。環境與經濟不可得兼甚至“零和博弈”的理念,同樣深深影響著現代化進程中的中國社會。

實際上,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視野中,完整的現代化內含著自然主義與人本主義的合流,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躍升必然指向環境友好型社會。“兩山”理論是將辯證法運用于現實問題的典范,是對中國發展所處歷史方位和人類社會發展大勢的深刻把握。

這天,在余村希望的田野上,我們發現只有保護自然,人們才會詩意棲居。溫飽解決之后,我們究竟應當更關注什么?毫無疑問,應當更關注自己精神家園的美好構建,這是事關人類的終極關懷和人類最根本、最本質的需求所在。

人們不會忘記,2005年8月15日下午4時許,習近平來到安吉縣的余村。根據行程安排,他只能在村里停留二十分鐘。具體說,只聽匯報,不作講話。

上世紀90年代,處于天目山脈腳下的余村,依靠開采礦石、建水泥廠等原始開采資源發展起來的余村,每年純收入可達200多萬元。

不錯,錢袋子鼓了,余村人也苦了:山體破壞、植被損毀、河水污染、事故不斷。痛定思痛后,余村人下決心關停礦廠,但隨之而來的是村集體收入大幅度縮水,幾乎半數以上村民沒了收入來源。

可見,作為安吉當地的首富村, 余村走到發展的十字路口,“是繼續開山炸石發展經濟,還是關閉石礦保護生態”?

在村里的小會議室,時任余村村黨支部書記鮑新民,依然對那一天記憶猶新。當時,他向習近平匯報:

村里以前辦礦山、水泥廠,經濟富裕了,卻污染了環境,不久前剛剛關掉了一些,已經著手復綠復耕了, 看來以后要靠生態旅游、農家樂,靠著青山吃青山了。

“聽到這里,習書記很高興, 表揚我們,一說就是二十分鐘。”時任余村所在的天荒坪鎮黨委書記韓樹根,錄下了這段后來成為珍貴史料的重要講話,這也是此后將深刻影響浙江乃至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一番話:

“生態資源是這里最寶貴的資源,應該說你們安吉做得很好,能感受到,你們今后要真正扎扎實實走一條‘生態立縣’的道路。既然要‘生態立縣’,總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而不是什么都要。”

“不要以環境為代價,去推動經濟增長,因為這樣的增長不是發展。反過來講,為了使我們留下最美好的、最寶貴的,我們也要有所不為, 也可能甚至會犧牲一些增長速度,這就是要在經濟結構上,舍去一些嚴重污染環境的高能耗產業……”

“一定不要再去想走老路,還是迷戀過去那種發展模式。所以剛才你們講到下決心停掉一些礦山,這個就是高明之舉。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我們過去講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其實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這是習近平首次明確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兩山”科學論斷,也是事關浙江乃至中國未來的重要戰略思想。

9天后,習近平在浙江日報《之江新語》專欄發表《綠水青山也是金山銀山》一文。

文中說:“我省‘七山一水兩分田’,許多地方‘綠水逶迤去,青山相向開’,擁有良好的生態優勢。如果能夠把這些生態環境優勢轉化為生態農業、生態工業、生態旅游等生態經濟的優勢,那么綠水青山也就變成了金山銀山。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既會產生矛盾,又可辯證統一。”

按照習近平揭示的“綠水青山” 與“金山銀山”的辯證關系,余村選擇的轉化之路,就是經營村莊、經營生態。尤其作為地處長三角,周圍是高速發展的城市群,其優勢在生態, 核心競爭力是鄉村,應該抓住優勢把鄉村作為主戰場,打造成長三角生態高地。

不久,習近平在2006年3月23日浙江日報《之江新語》專欄上,又撰文說,人們對于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之間關系的認識,經過了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用綠水青山去換金山銀山,不考慮或者很少考慮環境的承載能力,一味索取資源;

第二個階段是既要金山銀山,但是也要保住綠水青山,這時候經濟發展與資源匱乏、環境惡化之間的矛盾開始凸顯出來,人們意識到環境是我們生存發展的根本,要留得青山在, 才能有柴燒;

第三個階段是認識到綠水青山可以源源不斷地帶來金山銀山,綠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銀山,我們種的常青樹就是搖錢樹,生態優勢變成經濟優勢,形成了一種渾然一體、和諧統一的關系。

是呵,“兩山”理論的提出,終于為余村發展撥云見日。在有所為與有所失之間,使得余村做出了新的抉擇——“不以環境為代價去推動經濟增長”。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無論在國內主持重要會議、考察調研,還是在國外訪問、出席國際會議活動,常常闡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論斷,不斷強調建設生態文明、維護生態安全。

2012年11月召開的黨的十八大, 首次把“美麗中國”作為生態文明建設的宏偉目標,寫進了十八大報告。

2015年5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正式把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兩山”理論寫進文件,明確了建設美麗中國的實踐路徑。

2016年5月,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發布《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中國生態文明戰略與行動》報告,“兩山”理論的理念和經驗,正在為全世界可持續發展提供重要借鑒。

2017年初,習近平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向世界發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國聲音”:“我們不能吃祖宗飯、斷子孫路,用破壞性方式搞發展。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我們應該遵循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理念,尋求永續發展之路。”

2017年10月18日,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必須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

2017年10月,黨章修正時吸收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思想觀點,在總綱原第十八自然段中,增寫增強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意識,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等內容。

……

轉眼十多年來,由“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兩山”理論,那一點燃“美麗浙江”的星星之火,已蔓延華夏大地,形成建設“美麗中國” 的燎原之勢。同時,又成為跨越時空的“中國聲音”,昭示了中華民族的生態文明新理念。

一水護田將綠繞,兩山排闥送青來。

我們這才知道,“兩山”理論自信來自于干在實處,走在前列,勇立潮頭。

曾經以高污染換取GDP的思路, 導致了中國的發展之痛、民生之患; 現在“兩山”理論正在推動中國生產方式與生活方式的雙重改變、制度建設和價值共識的彼此推進、人民生活水平和生態獲得感的和諧共進。

“兩山”理論的價值指向,不僅為中國發展躍升到新的歷史層面提供了關鍵性抓手,更回應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把握了全社會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由此,進一步夯實了老百姓團結奮進的思想基礎。

這天,我們走進余村人家,只見滿山修篁在風中搖曳,一座座小洋樓掩映在竹海中,一條條小溪唱著歡快的歌,一個個老百姓安居樂業……這時我牽掛的是,那些關掉過去搖錢樹的廠子,老百姓的生計到底是怎么解決的?

時間又回到2005年,那時的余村,處在從靠山吃山的“竭澤而漁” 急轉到困守青山的“緣木求魚”中。余村開始關停礦山和水泥廠,村集體年收入從300萬元下跌至20萬元,的確讓人捏了一把汗。

余村村黨支部書記潘文革至今還留著十多年前的會議筆記,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旁邊,他還記下了“逆城市化”。

當年,針對余村剛剛起步的生態旅游和農家樂,習近平親切支招鼓勁:長三角有多少游客?將來的話, 甚至會有一些城里人在逆城市化發展過程中來這里,你們這里就更是一塊寶地。

“逆城市化”的提出,為苦苦求索中的余村人撥開了“綠水青山如何轉化為金山銀山”的霧團。不是靠山吃山的“竭澤而漁”,也不是困守青山的“緣木求魚”,這時余村鐵定選擇了走休閑經濟的轉型之路。村里成立了農家樂服務中心,開辦了第一家農家樂。村民以山林資源入股,吸引外來資本組建荷花山景區,并正式啟動運營。

在余村荷花山景區,見到年近半百的總經理胡加興,我們就問:“天冷了,游人少了虧錢嗎?”他笑道: “這是一種態度,至少能讓游客看到,余村除了農家樂、荷花山景區, 還有配套游樂項目,哈哈!”

當年余村關停全部礦山,曾靠運輸石灰賺錢的胡加興,突然失去了方向。當時,村里出資修復山谷盡頭的冷水洞水庫,還把余村溪邊的竹制品小作坊全部搬進工業區。看著溪水清澈起來,2007年,胡加興決定搞漂流,“當時沒人看好,誰知我首年就收回一百多萬元的投資成本!”

余村人初嘗到“兩山”理論的饋贈,余村村主任俞小平告訴我們, 近年來,余村村民們從依靠礦山、水泥廠掙錢變成了依靠鄉村旅游發展經濟,實現了由“賣石頭”到“賣風景”、“賣文化”的轉型升級。

“在千年古銀杏樹下,躺在竹椅上看星星,小溪流水潺潺,天籟之音繞耳,您會充分體驗到被大自然懷抱的感覺。”俞小平說,村子里有75棵銀杏樹,其中3棵是千年銀杏。

如今的余村先后獲得了國家3A 級旅游景區、國家美麗宜居示范村、全國民主法治示范村和安吉縣美麗鄉村精品示范村、鄉村旅游示范村等榮譽。2016年,村集體經濟總收入380 萬元,村民人均純收入35895元。

潘春林還告訴我們,他當年是礦山上開拖拉機的,在村里經濟轉型的過程中,他辦起了余村第一家農家樂“春林山莊”,研究具有安吉特色的農家菜,生意做得很紅火。發展到如今,他已經擁有了自己的車隊、旅行社,形成吃、住、行、游、購、娛一條龍服務產業鏈,走上了依靠休閑旅游創業致富的路子。

余村還有一處不得不提的地方: 在千米高山上,有這么一棵白茶種樹。“一片葉子富了一方百姓”,這片葉子指的是余村白茶。十多年間, 在余村帶動下的安吉,已培育發展了18萬畝白茶園,年產量1800余噸, 全產業鏈從業人員近20萬人,產值超22.6億元,品牌價值突破31.7億元。

說起余村2017年最大的變化,春林山莊老板娘謝春花如數家珍:“原本初冬是農家樂的淡季,但我們村里的農家樂幾乎天天客滿。每到周末, 房間還不夠住。”這一僅有1000多人口的小山村,2016年接待游客30多萬人次,旅游總收入2000多萬元,村民人均純收入超過35000元。

“富口袋也要‘富’腦袋。”談起這件事,余村黨支部書記潘文革這樣概括。這些年,余村人一直琢磨著打造中國美麗鄉村的升級版。著力點在哪?就是一手抓錢袋,一手抓“腦袋”。

怎么抓“腦袋”?余村的經驗是:“送文化”不如“種文化”。

“立家規、傳家訓、樹家風” 是余村人抓“腦袋”的一個舉措。全村的280多戶人家根據自家的家風教育制定了屬于自己的“家規”, 或制成竹匾,或制成書法作品,掛于家中最醒目的位置,提醒每一位成員時刻謹守家規家訓,弘揚美好家風。

全村還開展星級文明戶評選活動,評選出符合標準的星級文明戶,掛牌亮戶,以示表彰。僅2016 年就評選表彰星級文明戶75戶。村里還每年開展“最美”系列評選活動,每年評選表彰身邊好人與新鄉賢20余名。村民胡加興說得很形象:“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評上了文明戶,當了鄉賢,就等于臉上搽了胭脂。”

文明需要潤物細無聲的引導,于細微處見文明。余村在村入口、道路沿線、公共場所等處設置形式各異、與環境協調的文化宣傳牌,動員全村上下積極爭做最美文明人;每月至少組織村民參加兩次食品安全、社保、防詐騙、垃圾分類、消防知識、疾病預防等宣傳普及活動,提升村民科學素養和安全意識,養成健康文明生活方式;年終還會評選出最美余村人等先鋒人物,在年度頒獎典禮上集中頒發榮譽,形成廣泛影響。

當然,傳播精神文明需要載體。余村提倡勤儉之風,但在精神文明建設上卻不吝投入。這些年,先后投入1000余萬元建成文化禮堂、“兩山” 文化展示館、文體廣場、農家書屋、數字電影院……同時,余村的銀龍隊、舞蹈隊、健身操隊、籃球隊、門球隊、地擲球隊等9支群眾性文藝隊伍常年活躍在村頭巷尾。入夜你瞧: 銀龍隊在街巷里穿梭,溪邊空場是舞蹈隊的天地,籃球隊釋放著青年人的激情,而門球隊則讓老年人老有所樂。

這些文化載體,為余村農民搭建了釋放激情、傳承鄉土文化的大平臺。村民在擁抱幸福感的同時,也更加眷戀腳下這塊土地,釋放出更多的潛能。

我們通過與村民促膝談心,聽他們講身邊故事,那一個個嶄新的故事,一個個鮮活生動的人物,應該說都是“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真實寫照,也讓我們知道了余村人已登高望遠。

胡加興最后還高興地告訴我們說,不久前,他把“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印在名片最顯眼的位置,他要讓人們知道,“除了美麗鄉村,這是余村最大的品牌”。

在余村落地生根“兩山”理論, 已經成為余村人永遠的驕傲。這讓我想到魯迅先生說的一句話,“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這就是中國的脊梁。”

回望余村,我們在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之中,不只是看到了“兩山”理論纖塵不染的生態世界,讀懂了“兩山”理論純凈雅致的綠色發展,還造就了“兩山”理論光輝下挺起的中國脊梁。

作者為浙江省發改委副巡視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評論被關閉。

彩票销售代表协议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表 在上海读大学怎么赚钱 大玩家彩票网 山西快乐十分开走势图 二人麻将好友对战 新浪财经 上证指数 微乐福建麻将作弊器ios 快乐8走势图 欢乐捕鱼人官方正版1573 二八杠棋牌大厅 河北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西甲历史最佳射手 李逵劈鱼游戏破解 北京快三app下载 辽宁快乐12前三遗漏 快三大小单双预测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