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間的河流上

0



今年的最后一期《中國發展觀察》,以全新的面貌呈現在您面前。這是我們為明年1月正式改版所做的試刊。我們用這樣的方式,與2014作別,向2015致意。
構思這篇卷首語的時候,恰逢首個國家憲法日。駕車行駛在上班路上,窗外的電子屏閃過“增強憲法意識,樹立憲法權威”的字樣,提示人們這是一個具有特別意義的時間節點。
歷史正如眼前的車流,偶爾擁堵,甚或停滯,有時還會遇見意想不到的“事故”,但是終將滾滾向前。
即將過去的2014年,是中國的“深化改革元年”。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堪稱“改革2.0版”。《決定》確定的六大層面、15個領域、60條改革任務,被分解為336項改革舉措,一年多來漸次啟動、有序推進。2014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共召開了七次會議,先后就深改小組的工作規程以及立法工作、經濟體制、生態文明體制、文化體制、司法體制、社會體制、財稅體制、戶籍制度、央企負責人薪酬制度、考試招生制度、農村土地承包經營、中央財政科技計劃管理等諸多方面的改革做出具體部署,其中不乏一些具有突破性、開創性的措施。全面深化改革的路線圖日益清晰,力度不斷增強。
即將過去的2014年,是中國的“深化法治元年”。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堪稱“法治2.0版”,與三中全會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決定》構成相輔相成的“姊妹篇”。四中全會《決定》以全面性、全局性的特點,對依法治國進行了系統設計,并首次提出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全會特別強調,依法治國首先是依憲治國,依法執政首先是依憲執政。自1997年十五大將“依法治國”確立為基本方略、1999年載入憲法以來,中國經歷了從“法制”到“法治”、“憲治”,從“法治國家”到“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三位一體的“法治中國”的進階與升華,法治已然嵌入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進程之中。
即將過去的2014年,是中國的“深化開放元年” ,對外開放戰略亦推出了2.0版。2014年11月,中國時隔13年再次主辦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與13年前那個剛剛加入世界多邊體系、略顯惴惴不安的“小學生”相比,今日中國擁有了更多自信,也展現出更加活躍的參與姿態。APEC北京峰會通過《北京綱領:構建融合、創新、互聯的亞太——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宣言》《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伙伴關系——亞太經合組織成立25周年聲明》兩份成果文件,決定啟動亞太自由貿易區進程。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也在會議上得到APEC成員的熱切反響。11月8日,中國宣布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而在此前的7月15日,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南非五國領導人簽訂協議,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總部設于上海。12月12日,國務院宣布,在上海自貿試驗區試點的基礎上,再在廣東、天津、福建特定區域設立三個自由貿易園區。綜觀中國的新開放戰略,力圖實現自身的國家戰略同國際責任、各相關國家戰略利益的對接與統一,在世界議題設置和規則制定中謀求更大的主動權,體現更多的建設性。
即將過去的2014年,也是中國經濟的“新常態元年”。習近平5月在河南考察時首提“新常態”、11月在APEC峰會上論述“新常態”,“新常態”成為毫無疑問的年度熱詞。12月5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正式提出“我國進入經濟發展新常態”,隨后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則詳細闡釋了“新常態”的九個特征。作為較早使用“新常態”概念的中央智庫,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學者認為,新常態是經濟運行度過換擋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入中高速增長階段后的均衡狀態。從大多數追趕型國家的發展歷程看,在這樣的轉換期都發生過系統性危機,因此,中國正在開啟一場“改革與危機的賽跑”。
即將過去的2014年,對于中國的智庫機構來說,還是不折不扣的“智庫元年”。繼去年4月、今年1月習近平兩次對智庫建設作出批示和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之后,今年10月27日,中央深改小組第六次會議審議了《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習近平就此做了專門闡述;11月30日,這一意見正式印發,中國智庫步入戰略發展階段。
2014年的天空,有晴也有霾,有暖也有涼……如今,它們即將遠逝。
時間像一條河流,奔涌不息。假若我們真的能像好萊塢電影《星際穿越》描繪的那樣,在五維世界中抵達任一時間點,2014年必定會是一個值得反復觸摸的年份。然而,時間畢竟不是河流,無法溯游而上。我們能做的,唯有記錄當下,審視歷史,讓此刻啟迪未來。
再見,2014。你好,2015。

評論被關閉。

彩票销售代表协议